尘缘不散

说书人说,故事终了。

【叶黄】鬼镇(下


中这

OOC有,感谢阅读vvv

---

字数:7313

睡觉之前,叶妈妈开始各种劝说,发动她各种说服他人的技能,比如装个委屈,卖个萌等等一切不该出现在这个年龄段的技能,该说果然吸血鬼在装年轻这个方面比较有天赋吗?

她说希望黄少天能“霸占”叶修舒适的床好好睡一觉,她说这几天下来的奔波他肯定累坏了,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行。她说就让自己离家出走过的儿子滚到楼下客厅,睡在沙发上就行了,反正沙发足够大。

叶修驮着个背靠在门框上叼根烟草,他无奈至极的样子惹得黄少天憋笑憋得厉害。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很乐意在叶修旁边加上一个气泡框,写上妈,我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好吗。

叶妈妈的嘴皮子还是磨不过黄少天,她嘟囔着不服,回头好好练练再战,勉强同意叶修可以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站在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前面气哄哄的命令他去拿床垫毯子枕头和棉被,自己给自己打个地铺去。妈妈我才懒得管你!

“是是。“

叶修慢吞吞的走到储物室,两只手抱满东西,再慢悠悠的走回房间,单趟拿完了所有需要的东西。在叶夫人与黄少天坐在他的床上聊天间,他又把床垫放好被子铺好。

不知怎么的,聊得火热的夫人突然转了个头再次给叶修下了指令:“还有给少天用的洗漱用具,浴巾睡衣这些东西,把东西都好好放到卫生间里!“

“谢谢阿y……姐姐,这些东西我都带在身上的储藏腰包里,不劳费心了。“

“哈哈哈哈,少天还不知道吧。外来人如果真的到鬼镇里来啊,他们带的任何用具都没法使用。”叶夫人可能想到了以前几近灭族,或者其他不愉快的,令人伤神的往事,眼眸低垂。不过她恢复得也很快,眨眨眼睛又变回了原先那般乐呵呵的模样,“可能是经历过血洗城镇的痛楚,令这个镇子有了结界,还有进入的机关。这里已经差不多真的就是与世隔绝了哈哈,外面的人或物进不来,里面的物出不去。”

“这样啊,那老叶就拜托你了。”

黄少天挠挠鼻子,不好意思的朝叶妈妈笑笑,好一副腼腆少年。再一转头回到叶修身上,吐吐舌头扮个鬼脸,真相毕露,羞怯好少年可是淘气机灵鬼的伪装啊。

时间不早,叶母亲等两个人都躺好在各自的床上,互相道了晚安,为他们关了灯。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而隔壁的叶秋怕是早早就进入梦乡。

“老叶啊。”黄少天躺在床上睁着浅色眼眸,夜中的眼眸好像也发着光。如同清幽寂静的古树林,好似波澜不惊的碧海。看似安谧平和,却处处隐藏着无人发现的杀意。上一秒还哈哈大笑的人,下一秒可能就要迷失在烟雾漫漫的树林,窒息于深沉大海,不知所踪。

这才是黄少天的本色,蓝雨的王牌精灵,称为剑圣的赏金猎人。

黄少天枕着双手,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房间并不是全黑的。它被一些顽皮月光给侵入,打在天花板上,窗帘被那柔和的冷色光给包围,像是荧光飞毯。身属精灵的他,就算在极暗的环境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更何况现在。只是他没有去看睡在他身侧地上的叶修,感官过人的他能知道叶修并没有睡着,也没有睡意,没有犯困。

所以他出了声叫叶修。

“老叶啊,”黄少天拖长了词语后面的缀音,又叫了一遍,“为什么你没有角呢?“

“我有脚啊。“

为了证明,叶修还把腿伸出被窝,搁到床上踢踢躺在上面的精灵。

“去去去去!我说的是角!角!!长在头上的角!!!就像独角兽的角,犀牛的角,羚羊的角!那一种角!不是说长在你下半身的两条腿下面供你走路的脚!!你这是在故意扭曲我的意思!!”

黄少天躲开叶修的下一攻击,也是一脚,把他的腿踹下床。气恼的恨不得大声说出来,奈何隔壁两房间还睡着人,奈何现在还住在这个气他的人的家里。他气哼哼几下,又继续刚刚的问题。

“城里的鬼们穿着样貌与普通人类无异。鬼镇里的居民一是以他们透明的双腿,看似漂浮在空中的身形为特征。二,自然是他们最大也最明显的特点莫过于长在额头双侧的长角。尚未成熟的孩童的角才四五公分,年轻人发育到十来公分,而像今天打招呼的那位女子,魂身过千的成人能有十五到二十公分。再稀有一点,年龄上万的精魄,我估摸着可能会有三十公分的角。我曾听与鬼族打过交道的老者说,这是鬼全部力量法术的来源。没了角的他们,将会变成任人宰割,屠刀底下手无缚鸡之力的绵羊。“

“但是流着鬼族血液的你为什么没有角呢?”

“家里纯血统的老头子都没有角,我怎么可能会有呢。”黄少天能听到叶修抿着嘴轻笑。

“他隐藏起来了。我不清楚用了什么方法,也不知晓这事儿到底有多困难,可是他藏起来了。就像我们精灵会在猎物接近时掩盖住自身气息,在靠近猎物时的伪装那样。反正原理和意思差不多就行了。”

“而且我相信一般在外面游动的鬼族也会把角给隐去,剩下许多麻烦。不然也不会有传闻说曾经强大辉煌的一族,竟然落魄到如此境界。连在大陆上生活,都要将他们骄傲的角给藏匿。“

“呵呵,我流着纯正鬼族的血,期间也混着纯正吸血鬼的血。混着混着,两者就互相磨合,打消掉一些对方明显的特征咯。而且你看,叶秋他不也……”

“叶秋他有。他也有角。你的父亲为他隐匿了双角,只是我能感受到。感受到空气流过的变化,还有他垂下的刘海看起来并不协调。这不像是他这种特别注意打理外在形象的鬼,会做的事儿。我凭感觉,他的角与正统鬼族这个年纪该有的角的长度不同。应当只有孩童那样或多或少,四五公分。”

“哈哈,如果老头子他听到少天你得这番评论后肯定会收到打击。他肯定自以为藏得很深,不会被突然来做客的小精灵察觉。”

听着黄少天头头是道的观察分析,还有他了不起的第六感,叶修倒是没有刻意控制,笑出声来。

“老叶。”

黄少天又唤了一声他常用的称呼,拉长了尾声。他急切,渴望知晓答案,却又无时无刻的压抑。他尊重所有人,尊重叶修。如若他真的不想告诉他,他会停止所有的疑问,让不解锁在心里头,在时间的消磨中慢慢消逝。

“唉。”长长叹气声,不知包含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感情,埋下多少苦楚,“被砍掉了。在离家出走后抓回来那晚,被砍掉了。”

“不过也没什么问题,反正我还有吸血鬼那一部分的能力在。毕竟我自小天赋异常好到让人嫉妒。“

在所有村民面前,在神圣祭坛上面。舞动的篝火照亮漆黑夜晚,年幼还不懂事的他跪在中间,也许还倔强的憋着即将溢出的眼泪,忍着叫喊声。接受他们所谓“神”的制裁——这种带着双角跑出镇子,背叛鬼族(那时的叶修还不知晓鬼镇特殊的规则),没有前途的孩子,还是早早放弃好了。

然后叶修感受到一只手附在他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捂着他的眼睛。是黄少天。他连还嘴都懒得还,就慌张的跑到他的面前。

他掀起叶修的刘海,用皎洁月光当照明灯,看他的额头。就算过去几百年,以前幼稚的孩子已经长成独当一面的厉害斗神。身子里的细胞,裹在外面的皮肤都换了一层又一层。连身上的刀痕都被洗去,当初被夺取力量留下的证明,还在。就算已经浅的快要消失,但是还在。

“很疼吧……“

叶修沉默良久,在他无助双眼的手掌心底下,笑着打趣道:“哎唷,疼,疼死哥了。要少天抱抱,少天亲亲才能好起来。“

他感受到放在他脸上的双手僵了僵,乘着人还没发怒又赶快补充了一句:“现在习惯了就无所谓了。偶尔有力量流失,或者失控的时候,也都被我给控制住了。谁叫哥这么厉害呢。”

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平常吵吵闹闹的人儿的动静。难不成是生气了?还是太难过什么都不想说?反正黄少天安静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只是他现在眼睛被人给捂着,想看也看不到啊。就算有能力看到,也不去看。

“少天,你看我现在在这大陆上当个赏金猎人就这么威风了,还被称为斗神。你想想如果我头上的角还在,我岂不是无可匹敌,举世无双的吸血鬼了?“

“你们到时候还怎么打我,估计你们蓝雨谷族长文州和少天你加上微草林的老王,或者再加上什么轮回湖里的小周孙翔,霸图平原的老韩小张。那样还可以勉强考虑考虑。不是百分之百能胜利。“

“那样找不到对手的我可就无聊了。”

……

还是沉默。叶修再认真的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安慰人的,只恨他从不研究这类东西。啊,俗话说得好,书到用时方恨少。应该多和沐橙一起看看她那些在他眼里看起来没有趣又狗血的电视剧的。

他突然感觉到额头上的轻触,有些干燥的嘴唇。耳畔是“咚咚咚”加快的心跳。也许是脸皮薄的黄少天的心脏,也有能是他自己的。他手快环住黄少天了,但立马放下藏回被窝里,攥紧拳头,又缓缓松开。虽然只是轻轻一下,但他刚刚确实差点控制不出想要去拥抱他。

他不知道他这么明显的动作,黄少天有没有发觉。

下一刻叶修的视线中有了亮光,有了颜色,是他房间里的天花板。他坐起身来看见那只大大咧咧的精灵将自己完完全全的裹进被子里,笑了笑躺了回去。

“别把自己闷坏了啊。”

“不会闷死的!而且黄少天他已经睡着了!!”

许久,被子里的人又闷闷的添加了一句:“老叶,晚安。”

“晚安,少天。”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告别了家里打算回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去完成该做的任务。叶修与黄少天就如他们来时两手空空,走时也除了身上衣物别无其他。

送别的只有叶夫人与叶秋,叶先生在不远处的武馆开始早间的晨练。

叶夫人就像个任性的孩子扯着黄少天的手眼泪汪汪不让他走。啊,这个少年简直比自家的大儿子好上不知道几千几万倍。上帝啊,能不能不要阿修,把这个少天送给我当儿子啊。

“妈,您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叶修咳咳希望能提醒下女子。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少年,为什么没有生在我们家呢。偏偏换来个这么个没用的儿子,还闹脾气离家出走。”

叶夫人听到叶修的话,倒是更加直接的在嘴上说了出来。她拿手帕擦擦没有流泪的眼睛,依依不舍的样子。叶修被噎到扯扯嘴,好会演戏装年轻的女人。

一下,叶妈妈又换了副脸,皱着眉头很是生气的样子。她漂浮在了空中,比叶修还有高上一个头。她拉住叶修的耳朵往外扯:“你这臭小子,心里竟然说起妈妈的坏话?!!”

“哎,孩子大了,翅膀硬了。连父母都嫌弃了,这个世道啊变得太快了。想当初,你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一把屎你把尿把你拉扯大。等长大成人后,就把哺育你的父母给丢弃。真是令人伤神啊。”

“……”叶修表示他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黄少天在一旁哈哈笑,接收到叶修求救的眼神令他笑得更加灿烂了。等他笑累了,变出一朵粉色鲜花到叶夫人面前,这是早上他在草地里捡到的。估计是哪个调皮的孩子看着喜欢,把它从花园里给摘了。玩腻了,又扔了回去。

“老叶已经很厉害啦,你可是在大陆上被称为斗神的赏金猎人呢。许多赏单都是他独自完成的,所以阿姨你也不要生气啦!”

叶夫人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浅粉色小花,顺势别到了她深色长发上面。在叶秋和黄少天的赞赏中,笑盈盈。

“那我们走了啊。”黄少天一步一回头,朝他们不断招手。直至两位都消失在叶夫人与叶秋的视野中,他们才重新走进屋子。

“终于逃出来了。走,哥带你吃这里的特色早点去。“

叶修从那里出来后终于不再是无奈叹气,就在家里住了短短一个晚上,他已经不想再待下去了。这一点被黄少天笑了好久,原来除了受不了他以外,叶修最受不住的感情是他的母亲。

就算坐在早餐铺子前,黄少天还在笑;在食物上菜时,他还在笑;在吃了口糕与饼时,他还在……在咳嗽,不小心被呛到了。

叶修把早早准备好的水杯递了过去,嘲讽脸看他。

“噢噢噢噢,老叶,这个,这个吼吼次。”黄少天一口一个小笼包将嘴里塞得满满,这让叶修想到他曾经拿来做侦查用的前锋小仓鼠,印象中它吃瓜子时也是这样。他又吸溜吸溜喝吃掉大半碗添了醋的牛肉粉丝汤,嚼着嚼着一时连话都来不及说。发出一声“唔唔唔”可能在说这食物的味道如何。

叶修坐在他的对面,手掌撑着脸,缓缓吸食手中豆浆。他专心致志地盯着黄少天的吃饭的脸,点的馄饨还没开始吃。馄饨皮在清汤里都快被泡得散开肿胀。

“诶老叶,你那喝的什么?给我尝尝尝尝,我这汤给你吃点。“

黄少天将碗递过去,换来与他平常在蓝雨谷喝的,长得不太像的饮品豆浆。他没有介意直接嘴对嘴吸上叶修才用过的吸管,吸了一口脸都变色。他强忍着硬生生将豆浆全都咽了下去。

“你……你你你们这豆浆是咸的??!!!为什么是咸的?怎么是咸的!原来深颜色是酱油的颜色吗?我刚刚还吃到了什么??”

“脆的话是榨菜,软的话是紫菜。”

“这是罪恶啊,罪恶啊!我的心好痛,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美好的豆浆。”黄少天拿过勺子挖走一粒馄饨,“还是馄饨好。还是小笼包好。还是蓝雨谷的虾饺好。”

走去城门的路上,他们穿过小巷,踏过热闹街坊。黄少天摸摸这边卖着的笛子,看看那头悬挂着大袖子衣裳。孩子穿着拖鞋沿着街跑,后面追着自家养的奇形异状小宠物。

他看到老鬼坐在铺子门口,黑色大锅里油渍溅起,里面炸着什么。反正拿出来时色泽金黄,放在小碟子上,覆以细绵白糖,撒过桂花青梅末与玫瑰碎瓣。

见黄少天咽咽口水,站在那面前不动了,叶修笑着过去买了四五个,回来递给他,他说这叫蓑衣饼。

边走边吃,一路吃过去。等出了城门,黄少天的肚子已经圆滚滚。

“噢好吃。可惜不能带出来,回蓝雨谷给他们尝尝看。“

“怕什么,你若想,我回头带你再来便是。”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这个传说中的鬼镇,如同水面倒影被打散,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留有一棵棵巨大古树,飘下枯黄树叶。明明他们进去时还在春天,出来后这里已然变为如夕阳朝霞那般火红秋天。甚是奇特,有趣。

现在树木零零散散只挂几片橙黄树叶。

凭着古树高大结实的身姿,若天再黑上一点,倒就有了几分传闻鬼镇那副骇人样貌。那种天空月亮都犯了血色红光,树枝变为张牙舞爪的魔鬼,也是妖娆的诡异舞女。风的咆哮传入耳朵仿佛成了讥笑狼嚎,唯一的月光打在树的枯枝败叶。

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过是传闻里的鬼镇。谁会相信那般普通的鬼镇呢?

此时正值秋日,他们绕过古树林迎来金灿平原,风吹过,掀起千万高浪,如翻涌的金海浪。之后是溪流是池塘,还有湖泊。水面浮着金色小船只,那是飘来的叶子。那里有休憩的野天鹅,扑腾的小鱼儿。接下来是果园,沉重的水果压弯树枝,来不及收割的掉到地上慢慢腐烂,化为土地的肥料。好一片极净乐土。

还有两步便可出了这林子,离了鬼镇的区域。此时叶修却停在了黄少天前面,黄少天不解直接问出心中所想。

“嗯?老叶怎么不走了?莫非你迷路了?不会吧?哈哈哈哈难道鬼族自己人也会被自己设下的阵法给迷惑吗?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可要笑死一大片人啊。“

“少天,这个给你。”

叶修从白色里衣的内袋里掏出一个红绳,下面挂着约莫三四公分长的小角。不是独角兽的,不是犀牛的,更不是羚羊的。是鬼族的角,他们引以为傲也特别重要的角。

“皆说,获巨龙利齿可得好运保平安,聆人鱼一曲可现世外桃源,观机械一舞可知即降灾难。可惜,世人不知,吹鬼族角笛可唤契约鬼人。“

“这是我在事后夜晚偷偷摸摸跑出去找着的。”

被砍去双角的孩子偷偷摸摸跌跌撞撞跑出家门,在沉睡的小镇里独自摸索。仿佛为了应和他的心情,连天空都布满乌云为他才经历过的事哭泣。也可能是考虑到孩子要出门,从狂风暴雨渐渐缓弱为淅淅沥沥的小雨。

他在泥泞的土地里四处寻找,白嫩小手沾满脏兮兮的沙土。雨水打湿了小小少年,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贴在额头,冰凉的睡衣变得半透明露出肌肤的颜色。衣物成了无用的装饰品,抵挡不了袭来的冷风只增添寒意,他打了一个又一个喷嚏,用力将流出的鼻涕吸回去。

天赋一向极高的他从不曾这般狼狈。

终于在一个小角落找着被族人放弃的一只幼角。另外一个,不论怎样他再费力,甚至消耗为数不多的魔力,都找不着了。

然后固执的小少年又一次离家出走,走到里鬼镇很远很远的大陆。重新拾起即将遗忘的,吸血鬼的习性和能力。在黑暗街巷残喘,去面包铺子偷窃新出炉的面包,被比他要厉害的小混混给抢去粮食。磕磕绊绊的成长,造就出一位无双的吸血鬼斗神。

那些同野猫野狗的经历,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黄少天最开始伸出想去接过东西的手止住了,垂落在身体两侧。那定是叶修重要的东西。

叶修拉过黄少天垂下的手,摊开他的手掌,将角笛放在他的手掌心,再用自己的手将他黄少天的手将其握住。他们面对面,叶修认真的直视黄少天的眼睛。他红色眼眸倒映着黄少天,除了这只精灵再无其他。

“少天。今后无论你我身在何处,只要少天你吹响笛音,我便会赶往你的身周。在所不辞。“

黄少天对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语不明所以。觉得是玩笑,可是对面人的表情很是正经,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他把想吐槽的话吞回肚子里。不过既然叶修都这么说了,他是不是应该收下,只是直接收下怎么考虑都不太好。

黄少天在身上摸索摸索,从贴身衣物里找出一块玉佩。这是他父母赠他的,自小被他带在身上的一块碧玉,曾经保过他一命,被他当宝贝对待。

“那这个给你。虽然不能召唤我吧,不过放在胸前指不定能救个命。“

叶修点点头,接下。

沉默半晌,他揉揉鼻子,欲言不止,少了日常所有自信模样。就连独自出入火海刀山,挑战权威巨龙,接过最艰难任务,他都不曾有过犹豫。

“少天啊,你看,家长也见过了,信物也给你了,交换了,还有一路上打下来的聘礼也给你们族长了。我这么喜欢你,要不以后……就跟了我吧?”

“卧槽,老叶你这心脏啊?!!!刚刚原来是交换信物吗?我怎么有种把自己卖出去的感觉。我还有机会把角还给你吗?!原来从一开始你邀请我一起游玩竟然另有企图!你图谋不轨!你这是坑蒙拐骗无辜精灵啊!我真是瞎了眼了,竟然没有发现你心里的如意小算盘!真是太对不起我自己了,太对不起我机会主义者的称号了。实在罪过罪过,我忏悔。我以后一定更加努力修行,尽早练出火眼金睛探查出其他人心里所想,以免日后再被误导。“

“……”

“啧,跟不跟?”

“废话,跟,当然跟,能不跟吗?谁敢跟我抢你心里这个位置我去打他。“黄少天跑上前去与叶修并肩行走,“我等你这句话等了那么久,装一装矜持怎么都这么难。在我眼皮底下干了这么多大胆的事儿,就一点点时间老叶你着什么急啊真是。看你埋伏目标都可以在草丛底下趴一周,现在我开心就不能多说几句再答应啊。耐心都去哪里了。”

他们走在枯落树叶铺成的小路,踩碎枯叶发出脆响,那是自然奏鸣的乐曲,那是自然轻快的欢唱。微风吹过树叶,掩盖了他们身后留下的脚印。

他们走出鬼镇的秋天,迎来大陆的春天。

他们会去哪里,他们会有怎样的未来,无人知晓。

 

在之后的之后,到底有多久呢。在黄少天的逼问下,叶修不得不承认他当初确实有跟喻文州提到过把人拐走的事儿。

 “文州是我,你有收到前两三个星期里,少天不断寄回去的东西不?“

“嗯,确实有。”

“那这些东西够不够贿赂蓝雨谷的族长啊?不够我可以再传一些过去。”

“要这就要看叶神需要蓝雨精灵谷的什么东西了。”

“没事没事,不是什么大事,只有一件一直念在心里想要的。”

“叶修前辈不妨先说说,看我这里能否给出大陆闻名的斗神想要的好东西了。”

“蓝雨谷当家黄少天,我想让他跟我回家。”

---FIN.

评论(4)
热度(85)

© 尘缘不散 | Powered by LOFTER